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煤化工动态 > 现代煤化工“卡脖子”现象待消除

现代煤化工“卡脖子”现象待消除

发布于  2018年09月04日 09:49:34|阅读921

“跟用原油加工出的柴油相比,煤直接液化生产出的柴油具有比重大、高比热容、高稳定性、低凝固点等特点,含硫量仅相当于国标的1/10,零下60摄氏度不凝固,是优质的环保燃料。”煤基柴油的各种指标,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总工程师胡庆斌如数家珍。

    “这么好的油,按照现行政策,只能按山东地方炼油厂的产品价格销售,每吨一般比正常价低近1000元,尤其是当前油价低,经营压力挺大。”他话锋一转,一脸无奈。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当前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面临着产业政策不完善、重视不足等问题,一些核心技术、设备也受制于外。业内人士建议,亟待站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煤炭洁净利用的高度明确产业定位,完善政策加快发展,提高现代煤化工产业替代石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影响力。

    一些核心技术装备仍受制于外

    进入新世纪以来,虽然我国在煤制油、煤制烯烃等现代煤化工技术、装备、催化剂等研发上取得巨大突破,绝大部分技术和装备实现了国产化,但是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装备仍存在受制于外的现象。

    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总工程师胡庆斌举例说,过去10多年里,依托兴建和运营首条百万吨煤直接制油生产线,已经实现了减压阀等大部分关键设备的国产化,但是有个别核心设备仍然依赖进口。

    他举例说,有一种循环泵,目前只有美国一家企业生产,煤化工企业必用的大型工业控制系统也严重依赖进口。

    现代煤化工企业广泛使用的大型气化炉、空分等大型装置严重依赖进口。中天合创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胡伟伯说,该公司采购美国德士古公司生产的气化炉时,被要求同时购买该公司的水煤浆气化技术专利。伊泰120万吨/年煤制精细化学品、汇能煤制天然气项目和中天合创煤炭深加工项目等现代煤化工项目使用的大型空分设备,均为进口产品。

    汇能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一期工程的空分装置购自法国液化空气制品公司,使用了丹麦托普索公司的合成专利技术、设备和催化剂,天然气液化装置则采用了德国公司的专利技术。汇能煤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建强说,进口设备昂贵,备件周期长,检修和服务不方便,企业计划在二期工程上尽可能地推进关键技术、装备国产化。

    据了解,近年来,我国企业在大型空分装置制造上取得了长足进步。但部分企业认为现代煤化工项目动辄投资上百亿元,空分等国产设备应用案例少、时间短,以稳定性、可靠性尚需检验为由不愿采购国产设备。

    产业政策仍待完善

    在我国,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等现代煤化工技术从走出实验室到产业化示范,仅有10余年,尚属新行业。目前,油、气等现代煤化工产品质量标准、定价、市场准入等产业政策还属于空白或不够完善,发展受到影响。

    伊泰集团董事长张东海介绍说,煤间接液化制油要先把煤气化,经过脱硫脱硝等处理后才进入催化合成等工艺环节,为此与炼油厂相比,油品更加环保。

    他举例说,煤间接液化合成的柴油不含多环芳烃,硫含量低于2ppm,相当于国标的1/5,残碳、灰分极低,看上去是无色、透明的,洁净度优于京五柴油。目前,我国有关部门尚未制订煤制柴油、石脑油等油品的质量标准,售价被要求遵照山东地区地方炼油厂的价格,未体现优质优价,影响企业积极性。

    “我们研发的煤直接液化技术,生产中三次加氢,这种先天的技术优势,决定了产品比炼油厂的产品纯净得多,品质也更为高端。”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总工程师胡庆斌说,目前,该公司同样面临着缺乏可遵循产品标准的困扰,产品也是按照山东地方炼油厂的价格销售。

    天然气适合管道运输。目前,管道企业只收购天然气销售,不代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输送产品,收购价也远低于市场价。

    汇能煤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建强说,如果该公司将产品卖给管道公司,每立方天然气的收购价只有1.3元左右,新疆地区的天然气管道收购价更低,这是多数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亏损的原因之一。为此,该公司选择把天然气液化,然后用汽车运到北京、河北、山东、陕西等地销售。

    现代煤化工企业主要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山西潞安市、陕西榆林市和新疆等地的富煤地区。这些地方高校和科研机构少,随着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技术、人才瓶颈日益凸显。

    汇能煤化工公司总经理刘建强等企业负责人说,公司技术设备的研发、制造单位分布在西安、大连等地,技术骨干也多是外地人。当前,鄂尔多斯市在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建设中面临这种“两头在外”的困扰,尚无国家级科研平台。

    随着技术进步,现代煤化工企业的能耗不断降低,废水也实现了零排放,当前的节能减排政策一刀切,却不利于鄂尔多斯等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建设。

     鄂尔多斯市经信委副主任王利民说,当前的节能考核政策未区分原料煤和燃料煤,煤炭转化为油、天然气等燃料、化学品后,产地在GDP能耗考核上吃亏。此外,虽然单个企业的废气达标排放,形成产业集群后,排放总量却在不断增加。“总说富煤地区不能’一煤独大’,产业要转型升级,煤炭深加工是一条现实可行的路径,却又面临节能减排政策的约束。挖煤、放羊能耗最低排放最少,却不符合产业升级要求。”

    加快规模化发展步伐

    我国的能源消耗量巨大,连年增长,由于资源禀赋富煤缺油少气,每年大量进口石油和天然气。去年,我国原油进口量突破4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0%,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也逼近40%。

    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连年攀升,以及国际油气供应特点和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决定了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对我国保障能源安全、推进煤炭洁净高效利用意义重大。

    与石油化工相比,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等现代煤化工行业具有装置大型化的特点,万吨产能的投资额是石油化工的3倍甚至更高,设备折旧高,投资回收压力大。特别是煤制油、煤制气示范项目,前期技术研发和工业化示范投入大、时间长,普遍面临盈利压力,需要国家的政策支持。

    多位专家和企业负责人认为,目前现代煤化工项目多数集中在包括鄂尔多斯市在内的内蒙古地区,其他地区项目少、产能小,亟待站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煤炭洁净利用的高度,重视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进一步明确产业定位,完善产业政策。他们建议:

    第一,有关部门聚焦现代煤化工生产、环保关键技术和装备瓶颈,布局一些国家级现代煤化工科研平台,加大对现代煤化工产业化示范区的科研支持力度。

    第二,加快制订、完善煤制油等现代煤化工产品质量标准和定价、市场准入政策。定价应体现优质优价原则,或实行成本加一定利润的定价机制。

    第三,在科学规划产业布局的基础上,稳定政策继续推进产业示范,进一步壮大产业规模,并在立项、贷款等方面给予高端项目扶持。

    第四,对鄂尔多斯等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实行差异化的节能减排政策,在核算GDP能耗时只统计燃料煤,缓解富煤地区产业升级的节能减排压力。

    第五,制订政策促进煤制油等现代煤化工产业军民融合发展,对煤基特种油品的研发、销售给予支持。

上一篇:国家能源集团将新建煤直接液化制油生产线 下一篇:刘中民院士:现代煤化工正处于突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