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 关注丨“负油价”深刻影响全球石油经济

关注丨“负油价”深刻影响全球石油经济

发布于  2020年04月30日 10:55:22|阅读577

4月20日凌晨5时至4月21日凌晨5时,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首次俯冲至零并随即跌至负值区间。这是WTI原油期货诞生37年以来首次出现负油价,在全球原油贸易市场实属罕见,凸显出原油供需严重失衡和库存爆仓在即的困境。

6月期货合约价格暴跌预期走强

WTI 5月期货合约价跌至负值是原油市场史无前例的供应过剩表现,更是因为数百万桶原油即将“无处安放”。    

在美国乃至全球原油库存正迅速饱和的当下,WTI 6月期货合约价格暴跌、甚至再度出现负值的预期也在持续走强。

4月22日,WTI 6月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暴跌43%,盘中一度跌至6.5美元/桶的低位,并触发3次熔断,最终收于11.57美元/桶。芝商所表示,5月合约负结算价已经反映出原油供过于求以及美国高仓储利用率的现状,6月、7月合约均承压过重。4月22日,WTI 7月原油期货合约下跌约10%,至23.66美元/桶。

美国能源咨询公司Enverus战略分析副总裁Bernadette Johnson表示,WTI 6月原油期货合约面临极大压力,该合约价格“可能将在5月开始下降”。 

“原油交易商从未见过这样的局面。”能源分析机构RBN Energy分析师Rusty Braziel表示,“如果7月还没有从疫情中恢复过来,且储油空间已全部填满,届时的情形简直不敢想象。” 

储油压力“爆棚”催生极端油价 

美国WTI原油期货是全球成交量最高的原油期货。有别于布伦特原油期货现金交割方式,WTI原油期货采用实物交割方式进行最后结算,且交割地点只有一个——美最大原油仓储中心库欣,这凸显了美国原油期货交割制度的缺陷,库欣的库存规模直接影响着全球基准油价。有分析师指出,库欣原油库存每减少300万至500万桶,就可能导致WTI原油价格每桶上涨10至15美元,也就是说,库欣原油库存每增加几百万桶,就可能令WTI下跌20美元左右。 

根据WTI原油期货合约的交割规则,交割必须在库欣的任何管道或储油设备按离岸价条件进行。库欣拥有13条管道网络系统,存储容量约9000万桶,占不包括战略石油储备在内的美国原油仓储总能力的16%。由于位于墨西哥湾沿岸、中部大陆和中西部之间的中心位置,库欣通过密集的管道将上游的石油主产区和下游的炼油区连接起来,同时还储存着来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的进口原油,由此成长为全美重要的管道储运枢纽,进而成为美油的重要定价中心。 

标普全球普氏指出,库欣储油罐的储存量已经达到69%,高于3月底的49%,极有可能在5月中旬前填满,届时WTI期货合约的实物交割将更加艰难。EIA数据显示,截至4月第三周,美国原油库存连续四周出现了1000万桶以上的增幅,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更是连续六周录得增长,截至4月10日库欣已经储存了5500万桶原油,占其工作储存容量的72%。

《金融时报》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城市封锁和失业率上升,美国目前的原油日产量已超过其炼油厂的需求量,而且缺乏可用的储存设施来处理多余的产量,这将进一步引发持有衍生品合约交易者的恐慌。全球最大的独立石油储存公司孚宝日前表示,其储存空间几乎用尽。  

彭博行业研究资深分析师冯汉南指出,WTI相对于布伦特原油的折价刷新历史,这表明美国国内市场对美国原油需求疲软,而大量的库存积压让储油设施不堪重负。“相较而言,布伦特原油价格更能反映国际市场的供给平衡,因此波动小于美国原油价格。”他说,“而美国中部大多数储油罐已经饱和,内陆原油缺少储存空间,部分生产商只能通过倒贴的方式清理库存。

“负油价”有利有弊

荷兰国际集团(ING)在一份报告中指出,5月开始原油市场可能仍然艰难,尽管“欧佩克+”减产幅度很大,但仍无法在本季度实现市场平衡。与此同时,“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国,其减产很可能是由市场驱动而不是强制性的,因此减产将是渐进而非立即。

事实上,跌至负值的美国原油期货价格,让沙特和俄罗斯也清楚地感受到了面对需求崩溃的无能为力。欧佩克代表们已经提出了进行更深入、更迅速地减产,产油国之间也进行了更多的对话,但对于左右美油价格走势仍然是杯水车薪。 

4月22日,“欧佩克+”能源部长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美油价格暴跌问题,但会后声明显示未能就任何新的措施达成协议,这意味着5月开始的新一轮减产可能仍难改变油价走势,油市维持底部宽幅震荡的格局暂时不会改变,只会在短期内“支撑一下”油价。

总而言之,低油价维持长期状态,对石油产业链的挑战将是前所未有的,最基本的负面影响是产业链相关投资进一步减少,第二季度开始的业绩不容乐观。  

不过,在行业专家眼里,美国原油期货出现“负价”对中国原油产业链的影响将是“双刃剑”。一方面,油价暴跌有利于进口。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综合规划资深工程师许江风表示,中国作为原油进口大国,从保证国家能源安全的角度来看,油价走低是好事情。“我们不要怕低油价。既能够减少进口原油的外汇支出,还是储油的好时机。”他说,“这次美油负值主要是消费端出现严重问题,国外疫情严重导致能源消费大降,储油设施即将满仓,单靠减产或停止上游作业并不现实,毕竟重启成本较为昂贵。”

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和油价暴跌的叠加影响,也给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带来问题,包括给中石油、中海油这些主攻上游资产的企业带来冲击。厦门大学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指出,如果油价长期低位运行,国内一些成本较高的原油产业链公司的生存将变得非常艰难。  

另外,在许江风看来,中国原油存储能力严重不足。“应该大规模建储油、储气设施。”他说,“‘三桶油’应该弱化国际化战略,将更多精力和资金放在本土化上,高油价盈利的时候投建地下储气库或是原油储罐群。”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王林

上一篇:埃克森美孚惠州乙烯项目开建 围填海项目5个月获批 下一篇:186家化工企业发布一季报,七成企业实现盈利